公尺是如何制定的?

去年(2012)某日早晨(11/3)聯合副刋D3版有一篇李家同老師的文章:「我的恩師」,提到他最好的老師不見得是授業解惑的夫子先生,而是當他初為師表時,遇到一群充滿好奇與問題的初中生 :

公尺是如何制定的?

為了回答學子們的問題,反而促使他拿出追根究底作學問的精神,影響了他一輩子,年逾七十仍孜學不倦。

「根據法國的鄧刻爾刻到西班牙的巴塞隆納的距離而制定的。」

我也想起一位可為我師的朋友。

當時(莫約是2002年),我剛初出蘆茅也不自量力的教起潛水,我在恩師的潛水教室中兼職授課,憑藉著一點用心和以前會的演講簡報技巧,替初學者上起課來還算得心應手。
有天一批新的學員要上潛水學科的室內課,我們約了早上830分上課,因為我還得開40分鐘的車程,所以進到教室內開始準備電腦和投影機時,已經是835分,嚴格說來,我已經遲到了。

當正式開始講課時,學員中有位年紀約50多歲的老大哥,正襟危坐的指著手錶豪不客氣說:教練,你不是約了830分開始上課,為什麼現在840分了你還沒開始上課?
我窘得只好道歉,心中一緊:今天的課恐怕沒那麼好過了

這位老大哥姓黎,足登蛙人部隊的白色沙灘鞋、短褲和黃色POLO衫,身材精悍看起來就很殺,一付就是佛心修理我這種菜腳教練來的。

在上課前師母有先交代:有位老哥是海軍退休的,什麼單位的不知道,只知道水姓很好,他只是來拿証照的。

在上課的過程中我比較喜歡輕鬆的氣氛,因為有些我不懂的地方可以含混過關,學員們通常也不計較,而這位大哥一早開的這一槍,讓我整個上課的節奏亂了套,在潛水學科課堂中黔驢技窮的感到口乾舌燥,是我從未經驗過的。

課程中黎大哥始終表情肅穆,不斷的質疑與挑戰,也提到他在水中的經驗,相較顯的我沒什麼資格站在台上說話,我羞的甚至想要回家了

莫約是近中午的時侯,我們談了到潛水減壓表(DIVE DECOMPRESSION TABLE),我大致的說明一下,準備拖到潛水後再詳談,黎大哥突然舉手發問,

教練,你說的殘氮等級代號(Residual Nitrogen Group),每一個代號的詳細數據是多少?數據單位是什麼?”

就像是慧星撞地球所產生的大爆炸一般,我腦中頓時轟隆作響!我搜尋記憶中的資料庫,這個問題,我完全沒有任何索引(INDEX)….

我糗得有十幾秒說不出話來,

這個問題我真的不知道,我課後去請教我的教練或是找到答案後再跟大家說明
我趕緊打圓場找機會下台,

不過,復仇的戰斧飛彈並沒有放過我
這種問題你都回答不出來,你在這裡講課還能算是專業嗎?”

我又差又惱,想道歉又不想低頭,雙方交火數分鐘後,我只好說:
黎大哥,如果你覺得我不夠專業,我可以請師母退你全部的錢,請你找別的教練上課…”

話也不是這麼說,
他見我中彈倒地,出草成功便收槍停火。
不必這樣,只是上課,我只要拿証照方便就好了….”
(OS:那我只是配合演出的佈景嗎?......!!!)

一旁有個年紀較大的學員見狀拔刀相助 

"各位,我覺得教練今天上得很好,我們大家給他鼓鼓掌…."

零落的掌聲就像是給我的沈重耳光,那天中午,師母所準備的豐盛便當、水果和點心我幾乎都吃不下,我比較擔心的是明天的水課怎麼上的下去??

要我教一個蛙人如何潛水?想到這個我頭皮都麻了,是夜忐忑不安輾轉難眠

(OS:拜恩師之賜,後來我真的有機會去左營海軍和蛙人弟兄們交流潛水技術!!真是與有榮焉~~)

隔天

泳池下水數分鐘後我發現:

這哥哥不會踢蛙鞋,雖然會游泳,但入水後肢體很僵硬,簡而言之,我認為他並沒有實質上的水下經驗

眼前突然大放光明,耳邊響起莊嚴華麗的讚頌聖歌,小天使們鼓動著翅膀彈著豎琴在我週身圍繞,七彩紙花遍灑宇宙八荒~~~~

(師母:如果再搗蛋真的教不下去就退他錢,不收這個學生沒關係….)
(小惡魔OS:這廝不會踢蛙鞋~~這廝不會踢蛙鞋~~呵呵)

師母給我助威的話言猶在耳,再加上心中惡念作祟,我打算拿出以前黃埔學長愛護學弟的招數,肯定可以讓這哥哥今天哭著回家..

不過我想起自己也不是什麼老經驗,何來修理別人之格?只不過是我比較早潛水而己

我仍舊以一貫的方式上課,過程很順利,因為情況是一面倒,但對黎大哥的話語態度我比較直接:
你這個動作不合格,再重來!!”

我想直接命令式的教學方法他比較能接受

一整天下來,他的水中操作及基本動作大致勉強合格,但蛙踢仍舊沒什麼推進力產生,也由於身體過於僵硬,水中前進時上半身會隨之左右滾轉,無法維持整體外形的平衡及流線,我反倒有點擔心屆時海洋實習時怎麼辦?

沒有蛙鞋的推進力,潛水員在水中是沒有行動能力可言的。
或者,是我的教學方法有問題??….

接下來的海洋實習時倒也大致平安完成,期間我還記得在墾丁船舤石潛水返航時,他耗氣量過大,氣瓶殘壓約50BAR時,我用備用二級頭和他共生平安返回水面。

最後一天課程結束後,我帶著大家寫完潛水日誌(DIVING LOG)後,準備各自打包回程,黎叔叔突然對著我一個九十度的鞠躬說:
教練,你的教學態度和專業真的很不錯,謝謝你
…..
總算沒讓恩師的店招破功來自如此苛求挑剔之人的肯定,更勝任何華麗的溢美之詞。

其實,我反而感謝他給我磨練的機會,否則,我早晚會得大頭症

然而黎叔叔給我的啟發卻不只是他個人對我的肯定,而是他在課程中所問的問題:
美國海軍減壓表中(US NAVY DIVE DECOMPRESSION TABLE),每一個餘氮等級代號的數值為何?數值單位是什麼?

當晚我有請教恩師,他記得很早之前學潛水時有學到這件事,但絕不是美海軍減壓表,資料並沒有留下來,而且,參考義意不大

我用INTERNET找到了美海軍的潛水手冊(US NAVY DIVING MANUAL),仔細的詳讀有關減壓表的章節,並沒有提到此一數據,也許黎叔叔是隨興發問,然而這個問題卻讓我不得安寧,沒找到答案我很難甘心..

我開始用任何空閒的時間在網路上搜尋,除了美海軍的減壓表,NOAABASCPADINAUISSICMAS等各式表格,其中以英國BASC的較難懂,使用前須先查出對應的當日大氣壓力,查表方式又繁複,雖然有點收獲,也請教了許多前輩,但始終沒找到我想要的答案。

有天,我在幫忙整理一件法國品牌的BCD時,無意的翻開側邊置物袋的拉鍊,一串提示卡(CURE CARD)樣式的減壓表掉了出來

“MN 90??”,是法文,我快速的看下去,發現它的餘氮等級A~P,每個等級有另一個參考表,參考表列出各等級的一串數據,例如等級 A對應的是0.801~0.84,不過是法文,我不了解這個參考表的意義何在?

就是這麼巧,我辦公室有個前輩魏老在巴黎待了五年,法文很是流利!!

隔天請教魏老,他告訴我這是個壓力等級表,每個等級中的數字是壓力(0.801~0.84),單位是BAR!!
也就是說,在MN90中的每個殘氮等級,它是以體內殘存氮氣量的壓力來表示!!而不是以一個等級代號來表示。

BINGO!!

有了MN90這個關鍵字,我找到了完整的版本:TABLE MARINE NATIONALE 90,法國海軍減壓表,縮寫是MN90MN二字意指法國海軍。在魏老指導和法文字典的幫助下,我把整份文件弄清楚了,它採用的是12個理論組織半時(TISSUE HALF TIME)為基礎。

要知道,減壓表是一份時間與深度的對應表格,在理論架構基礎下,各個深度對應的免減壓限制(NO DECOMPRESSION LIMITED,NDL),和每個減壓站(DECO STOP)的數據(也是深度與時間),是研發過程中以大量的實驗,和無數科學家的心血結晶建構而成,美海軍減壓表並沒有將此一數值公佈,倒是法國人很大方的把各個等級的殘氮壓力直接列表出來。

不過各個表的數值是不相通用的,你不能以MN90的等級B,再用美海軍的減壓表(3)的水面間隔時間表(SURFACE INTERVAL TIME,SI),去計算下一次的重複潛水(Repetitive Dive),這是行不通的。
再者,現代的研究顯示,每個人每天的適潛情況不同,人體中各器官組織對於氮氣的吸收與排放速率不同,以一個參考表去界定所有的潛水後殘氮壓力值,不同個案的適用性、精確度與其依據何在?就如同恩師所言,參考意義不大

時值今時,現代的減壓表早已為減壓軟體所取代,自哈登Haldane的古典理論以降,布勒曼BUHLMANN的梯度參數(GRADIENT FACTORS)演算模型、理查派理RICHARD L PYLE的深水層減壓站DEEP STOP、艾瑞克貝克ERIK BAKER所發展出來的VPM-AB、C演算模型等等,將這些減壓計算軟體平民化,價格不貴卻精度更高。
雖然目前潛水生理的研究仍無法明確精準的界定每個個案致減壓症的界限,然而好奇心卻是激發潛水技術不斷推進的動力。

現今回想此事,我仍幾乎可以斷定,黎大哥在上課之前是不會潛水的,也不是什麼高學歷的知識分子,他只是聽說職業潛水工錢很高,想拿証照後轉業賺錢養家糊口的藍領階級...

如此背景的他所提之問,卻讓我當場答不出來~~
此大哉問令我今生難忘,也觸發我下決心弄懂減壓表。

今晨一讀李家同老師的文章,那種純粹的好奇與求知,找答案的過程與精神,影響了他一輩子;也由於黎大哥的啟發,讓我更沈浸在潛水中發掘新事物的樂趣所以,他算是我的老師

還有,上課別遲到!!

 CCRBase @ tw by Trimixman 2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