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士拾憶 A story of Japan-British Exhibition (1910)

2014
從恆春鎮東門驅車出發,取道屏縣道200,途經滿州市區後向牡丹旭海方向續行,大約是25K處後(分水嶺社區),會遇見一個叉路口,指標上寫著左往高士(村);此處雖然說不上人煙罕至,但平常的日子裡,除了往來恆春旭海的人車外,門可羅雀是不為過的說法時值今日誰又知這高士村裡,竟埋藏著一段百年前的傷心往事?




1910
甫自明治維新中壯大的日本,和他的殖民主義盟友 - 英國,在倫敦舉辦了一個日英友好博覽會,目的除了宣揚日本文化,另外就是展示日本在台灣殖民地的統治成果,這時侯的日本,才從清朝取得台灣的治理權約15年,為了展現日本已成為先進文明俱樂部的一員,這個博覽會對日本有其宣示上的重要意義。




英日博覽會相當成功,據說有將近800萬的參觀人次,其中最受歡迎的項目,就是一個複製的台灣殖民地原住民的展場,重現了高士佛社(也就是高士村)排灣族的生活情境;日本人將高士佛社的原住民帶到倫敦,訓練了簡單的英語會話,表演出草前的戰舞,與模擬的戰鬥場景,完整的重現了高士佛社的房屋、文化,以及最重要的 - 原住民活人展覽


當時英法等地的殖民主義國家,盛行在博覽會的場合展示殖民地的原住居民,又稱為活人動物園(日文:人間動物園),藉此展示先進文明教化野蠻文化的成果,當時自諭為先進國家的日本,自當是起而效尤,會場所出售的原住民照片,背後還註明了來自高士佛社

日英博覽會中的高士佛社人
日本NHK電視台後來製作了一個日本治台50的專題節目,輾轉追訪到偏遠的屏東縣牡丹鄉高士村,找到了當時被帶到倫敦的高士佛社原住民後代,在看過NHK人員所出示的父親在倫敦博覽會的照片後,兒子許先生與女兒高許月女士驚訝的幾乎無法言語...


「很傷心」

父親在世時終身從未提過博覽會的事,

「感到很難過

「說不出來有多難過」高許月女士說,

在偶然間知道了這段陳年往事後,有一點讓我好奇不解的是:為何是高士佛社?

當時在台灣有那麼多不同的原住民部落,日本人為何要選高士佛社人作為博覽會的展示主題?

這一切的源頭,得從更早的故事講起 :

1871
來自琉球宮古島的朝貢船 山原號,到琉球那霸完成朝貢任務後,返航時遇到颱風,被漂流到台灣東南方的八瑤灣(九棚灣),某些史料上記載他們在登陸的幾天後遇到高士佛社的原住民,因語言不通而慘遭殺害,倖存者12人後由車城的漢人楊友旺等人搭救,輾轉返回日本。

當時琉球仍屬清朝藩屬,此事本與日本無關,然而明治維新後的日本,俟機興兵台灣,積弱不振的清朝竟回覆「台灣生蕃係我化外之民,問罪與否,聽憑貴國辦理...」。

1874日將西鄉從道率軍從車城鄉的社寮溪口登陸,今稱射竂村,也就是海洋生物博物館靠近射寮溪的出海口處;日軍沿射寮溪進攻,之後雙方在四重溪石門隘口一帶決戰,實力懸殊的原住民當然敵不過現代化火力的日軍,征戰月餘,牡丹社、高士佛社等陸續投降;決戰之處就是現今的石門古戰場。


戰事結束後,日軍移駐龜山,正是今日的龜山步道,位置就在海生館前的叉路口右轉即是,龜山山頂海拔不過區區72公尺,可是只有登頂後,你才會了解日軍為何移防於此,佇立龜山北望,左可南控西海岸公路,右可東灠車城四重溪、保力與恆春新街一帶,視野廣達270度以上,加上眼前的海天一色,其感受近似於希臘的聖托里尼

山步道入口
這一事件後清朝才恍悟台灣的戰略價值,遣派沈葆楨來台建城,此即恆春古城之濫殤 !


恆春東門遺跡

恆春古城週遭群山其實別有風水地理
1895


之後的中日甲午戰爭清朝戰敗,馬關條約中割讓台灣諸島給日本,也才有後來的日英博覽會

依史綜觀,高士佛社正是日人據台的重要關鍵,個人臆測,此乃日人選擇高士佛社到倫敦展覽的原因之一



那些遇難的宮古島人遺體,現存於車城鄉統埔村的琉球藩民墓;據說琉球藩民墓中的遺體全都是沒有級首的,此為台灣原住民出草的風俗之故;那些級首呢?當時掛在石門村的大樹上,後來日本人將之移靈回日,至於遺體就仍留在台灣,有機會去四重溪泡湯時,不妨順道下馬一訪,見証一下浩瀚歷史洪流中的一縷煙跡。




墾丁國家公園管理處曾出版了一本「半島今昔」的影像書,紀錄了日本據台初期,當時的民政長官後籐新平踏查恆春半島的影像紀錄,其中就有後籐等人到當時的車城統埔庒總理楊友旺家中,宣達日本天皇賞賜的照片。


圖中座椅上老者即為楊友旺


石門村一役抵抗最烈、死傷也最重就屬牡丹社、卻不是高士佛社,這其實有歷史上的詭吊之處:

根據後來的台灣史學研究,實地探訪了高士村耆老稱述,當時宮古島人在九棚灣登陸數日後,遇到高士佛社人,他們打算將其帶到車城的漢人處換取報酬,於是留宿宮古島人,隨即出門打獵準備款待來客,然言語不通,宮古島人心生害怕,待高士佛社人出門後旋即逃命求生。

一行人幾天後來到車城,卻被石門村的牡丹社人遇上,言語不通盡被出草,只有少數倖存者回到琉球,高士佛社人不久後追到車城倖倖然空手而回,但這筆帳卻算在高士佛社頭上,西鄉從道率軍登陸興師問罪,指明了就是要討伐高士佛社...

戰事中死傷最重卻是牡丹社,這難道是冥冥之中自有定數 ?

石門村一役後日將西鄉從道與牡丹社人

恆春啊恆春,百年來好多故事~~


CCRBase @ tw 2014 by trimixman